他应该去看精神病医生。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知道的所有投票制度都有这方面的缺陷,即在A、B候选微信网络投票软件之间作出的选择可能要受到候选微信网络投票软件C是否存在的影响,哪怕C根本就不是人们最喜欢的候选微信网络投票软件。我首先要指出的是,对"非相关候选微信网络投票软件缺乏独立性"的特定解释往往让一些喜欢使用更一般性网络投票软件的数学家感到烦恼。因为,在更一般性网络投票软件适用的场合(这种网络投票软件不适用于我刚才所讲的故事),实际的选举结果并不会受到其他候选微信网络投票软件是否存在的影响。所以,我倾向于使用我针对特定情况所下的网络投票软件。当然,如果读者希望掌握更宽泛的网络投票软件,或者你已经了解这种网络投票软件,仍然不会影响你对本书的理解。为了说明我们在后面将要遇到的问题,我首先对前面提及的两个投票悖论做一简单解释。第一个投票悖论反映在表中。